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合同當事人負有共同履約義務

案例K

2012年4月15日,中國甲公司向日本乙公司出售500套制冷設備并簽署078號買賣合同,雙方約定交貨期為5月31日,采用信用證方式付款。5月中旬,日本乙公司派代表現場看貨,因乙公司已經與日本丙公司簽署制冷設備銷售合同,因此催促中國甲公司盡快交貨。日本乙公司在傳真后表示,“如有信心,請盡快發貨或待仔細驗貨后,等下一次航班發運。”中國甲公司因此立即裝船,但貨到日本轉售后,后續買家發現貨物質量不符而提出異議。日本乙公司向中國甲公司提出索賠并得到中國甲公司的確認,并承諾在今后的交易中對質量不符逐步予以補償。

8月5日,兩公司再次簽訂089號合同,約定繼續由中國甲公司向日本乙公司提供500套制冷設備并分3批裝運。在上述兩個合同中,日本乙公司系中間商,兩合同明確規定甲公司向其支付3%的傭金以促使交易實現。9月1日開始交運第一批貨物時,因甲公司裝船過失導致數量短缺,乙公司立即通知甲公司。9月15日交運第二批貨物時,乙公司電告因故無法及時開出信用證,要求改為電匯付款,甲公司表示同意并將貨物裝船。貨物抵達后,雙方就先交提單還是先支付貨款發生爭議。在此情況下,甲公司不得不采取降價銷售貨物的方法進行處理,遭受損失。而日本乙公司因未能提取貨物導致后續銷售給其他客戶的合同無法履行而向甲公司提出索賠。

點評

078號合同中,作為買方的乙公司有無索賠權

本案中,雙方當事人并未在合同中約定貨物檢驗的問題,而是在合同執行過程中通過雙方的傳真和行為加以完成或確認。日本公司通過傳真的方式表達的意思,實際上并未放棄檢驗貨物的權利,而中國甲公司在接到傳真后立即裝船運貨,也表明接受或默認了乙公司的要求。貨到日本后,乙公司并未盡快驗貨而是在貨物轉售后才發現數量短缺,如果依據《聯合國國際貨物銷售合同公約》第39條的規定,日本乙公司本來因為錯過檢驗期而喪失主張貨物不符合的權利。

但是在日本乙公司遲延提出異議后,中國甲公司仍表示認可數量不符的情形,這就用行為實質上確認了日本乙公司仍然具有索賠的權利,從而使得日本乙公司不受因為超過合理時間提出索賠請求而喪失索賠權的限制。因此,日本乙公司取得了合同項下貨物數量不符的索賠權利。

089號合同的責任承擔問題

089號合同中,雙方約定使用信用證方式支付貨款。在實際履行中,日本乙公司要求改為電匯付款,中國甲公司對此表示同意,實際上構成了對合同的修改。《聯合國國際貨物銷售合同公約》第58條規定,如果買方沒有義務在任何其他特定時間內支付價款,必須與賣方按照合同和本公約規定,將貨物或控制貨物處置權的單據交給買方處置時支付價款。買方可以支付貨款作為移交貨物或者單據的條件。據此,如果合同對交貨和付款時間沒有規定,則賣方的交貨義務和買方的付款義務應當同時履行或者至少是每一方當事人都準備并愿意履行其各自的義務,即一方的履行與對方的履行互為條件。因此,本案中買賣雙方所承擔的義務是同等的,雙方對于合同沒有履行的責任也是同等的。

當事人雙方都違反合同的,應當分別承擔各自應付的民事責任。因此,中國甲公司應當首先承擔089號合同項下第一批貨物短缺的責任,而對于第二批貨物的損失則應由雙方當事人共同承擔。

關于傭金數額的確定

國際貿易中允許因中間商介紹生意或代買代賣而由合同賣方向其支付一定的酬金。本案中,日本乙公司在取得貨物后將向其他日本國內公司轉售,雙方也在合同中明確規定中國甲公司應當支付一定比例的傭金。日本乙公司收取傭金的依據在于促成交易,這是傭金的商業目的。如果交易不成功,則失去收取傭金的依據。

本案中,078號合同和089號合同的第一批貨物已經履行,因此日本乙公司具備收取傭金的法定條件,而089號合同的第二批貨物沒有實際履行,因此乙公司不能收取合同項下的傭金。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北单上下单双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