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我國法院判決如何在新加坡有效執行

新加坡是亞太地區最重要的金融、服務和航運中心之一。一直以來,新加坡以優越的地理位置、便利的經商環境、完善的基礎設施、高素質的員工及嚴明的法律制度吸引著眾多外國投資者的目光。在國際爭議解決領域,隨著《承認與執行外國民商事判決公約》《聯合國關于調解所產生的國際和解協議公約》《新加坡調解公約》的開放簽署,有關中國法院判決在當地承認和執行問題再次引起關注。

據鴻鵠律師事務所新加坡辦公室合伙人喬納森介紹,一般而言,外國法院的判決只能根據執行國的國內法得到承認和執行,除非該執行國受條約規定的執行義務約束。目前在新加坡,通過《英聯邦判決互惠執行法案》《外國判決互惠執行法案》《贍養令法案》和《選擇法院協議法案》條約的判決才具有法律效力。

其中,《選擇法院協議法案》為2005年《關于法院選擇協議的海牙公約》在新加坡的適用賦予效力,其批準國是歐盟、墨西哥等。中國雖然是《海牙公約》的簽署國,但尚未批準該公約。這也意味著中國和新加坡之間沒有雙邊條約相互承認和執行兩國的法院判決。目前,只有中國法院的終局性金錢給付類判決才能在新加坡得到承認和執行。

但這并不意味著在新加坡,中國的判決書毫無作用。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和新加坡最高法院于去年8月簽署了一份關于承認和執行商業案件中金錢判決的指導備忘錄。該《執行備忘錄》規定了中國法院判決可在新加坡得到承認和執行的依據,即普通法。

《執行備忘錄》規定,根據中國法律,在新加坡執行的中國法院判決必是終局且確定的。新加坡法院可要求申請執行的原告從相關中國法院獲得該判決最終確定的證明,新加坡法院也可尋求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的協助以獲得此類證明。

“但如果相關判決直接或間接涉及任何外國刑罰、稅收或公法,新加坡法院不會執行該類中國法院判決。”鴻鵠律師事務所新加坡辦公室律師肖恩表示,中國法院必須擁有確定爭議標的管轄權。如果債務人滿足以下條件,新加坡法院一般會認為中國法院對債務人擁有管轄權。條件包括:案件起訴時,該債務人出現或居住在中國法院管轄范圍內;該債務人是訴訟中的原告或反訴人;該債務人服從中國法院管轄;在程序開始前,該債務人同意就訴訟標的服從中國法院的管轄。

“對中國法院判決的執行請求只能以有限的理由在新加坡法院受到質疑。中國法院的判決在新加坡不能以所涉案件的實體問題或存在事實或法律錯誤為由提出質疑。相反,拒絕承認和執行的理由包括:判決是通過欺詐獲得的;該判決違反新加坡公共政策;訴訟程序是以新加坡法院認為違反自然正義原則的方式進行的。”肖恩表示,如果對中國法院判決的執行請求獲得支持,則該案的債權人將獲得新加坡法院執行機制的保障。

喬納森舉例說,在昆山捷安特公司訴新加坡雅柯斯公司一案中,新加坡高等法院執行了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判決。原告昆山捷安特公司因被告新加坡雅柯斯公司所供應的兩臺發電機組質量問題而向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后認為,新加坡雅柯斯公司所交付的標的物不符合約定,構成根本違約,遂判決解除合同,原告將設備返還給被告,被告返還原告貨款并賠償損失。由于被告新加坡雅柯斯公司不履行判決,原告向新加坡高等法院申請執行。新加坡高等法院判決雅柯斯公司應向昆山捷安特公司支付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定的19萬美元賠償金及其他各項款項。

喬納森還透露,新加坡司法部近日提議修訂《外國判決互惠執行法案》。該《修正法案》將擴大判決的定義,并允許新加坡法院互惠登記和執行更廣泛的外國判決,包括:非金錢判決、中間判決和外國下級法院的判決。《修正法案》還將對新加坡法院執行已登記的非金錢判決施加限制,即只有在新加坡法院確信這種執行是公正和便利的情況下才會予以執行。預計《修訂法案》將在今年內獲得通過。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北单上下单双玩法技巧